2019金融街论坛年会5月30日在北京举行。这场有着“中国金融改革发展风向标”之称的会议再次释放出明确的金融开放信号。

“目前,各项金融开放措施正在陆续落地。市场、国际反应非常积极,多个国家和地区的金融机构已向我们表达了在中国境内进一步发展和扩大投资的意愿,并已有多家外资金融机构提出了准入申请。”5月30日,在主题
为“扩大金融高水平双向开放,提升金融全球竞争能力”2019金融街论坛年会上,银保监会副主席王兆星出席论坛发表演讲时表示,欢迎有意愿来中国投资的各地金融机构与新的开放政策对接,将继续坚定履行承诺,创造中外资公平竞争环境,共同发展监管环境。

新华社北京5月30日电银保监会副主席王兆星30日表示,我国银行业保险业各项开放措施正在陆续落地,下一步将在有效防范风险的前提下持续优化外资银行和保险机构的准入条件。

《经济参考报》记者从论坛年会获悉,银行保险业各项开放措施正在陆续落地,多个国家和地区的金融机构也表达了在华进一步发展和扩大投资的意愿。下一步,银保监会将进一步优化外资金融机构的市场准入条件,扩大外资金融机构的经营范围。与此同时,京沪粤等地快速推进“地方版”金融开放政策的落地生根。

王兆星表示,不可否认,当前经济全球化确实遇到了一些新的问题、新的挑战,但解决的办法绝不是退回到保护主义和单边主义,绝不能再搞闭关锁国、关税壁垒,而要通过更加公平、合理、透明的国际经贸体系规则,建设更加开放、更加包容的世界经济体系。

王兆星在30日举行的2019金融街论坛年会上表示,继2018年宣布15条银行业保险业开放措施之后,今年5月1日银保监会再次宣布了12条新的对外开放措施,彰显了中国通过对外开放来促进金融业和实体经济高质量发展、愿与世界各国加强合作,共同维护全球经济稳定发展的信心和决心。

高水平金融开放不断深化

永利皇宫的网站 1

“目前各项开放措施正在陆续落地,市场、国际反应非常积极,多个国家和地区的金融机构已向我们表达了在华进一步发展和扩大投资的意愿,并已有多家外资金融机构提出了准入申请。”王兆星说。

我国金融开放进程正不断推进,论坛年会释放出的信号显示,开放不会止步,更多的开放举措还在路上。

外资在华机构数量正不断增长

“我们要进一步优化外资金融机构的市场准入条件,按照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的原则,在有效防范风险的前提下持续优化外资银行和保险机构的准入条件,不断扩大外资银行和保险机构的经营范围和空间。吸引更多具有专业特色和专业竞争优势的外资银行进入。”他说。

银行保险业方面,继2018年宣布15条银行保险业开放措施之后,中国银保监会又在2019年5月1日宣布12条新的对外开放措施。这一轮开放措施包括在内外资一致的原则基础之上进一步放开外资银行、外资保险公司持有中国银行业金融机构以及保险机构的持股比例水平,并大幅削减对外资设立机构的数量限制,以及扩大了外资银行和保险机构的经营业务范围。

实际上,自1978年改革开放以来,我国银行、保险业对外开放的步伐从未停止,从严格限制外资机构的经营地域和经营范围到给予外资全面国民待遇。

我国金融开放进程正不断推进,欢迎有意愿来中国投资的各地金融机构与新的开放政策对接。王兆星表示,在金融业不断扩大对外开放的同时,银保监会继续加强监管的制度建设、能力建设,不仅要确保把门开得开、开得大,而且也确保金融的安全稳定。

“我国银行保险业这一轮新的开放措施覆盖范围广,力度大,将进一步显着提升中国银行保险业的开放度和国际化程度,彰显了中国通过对外开放来促进金融业和实体经济高质量发展的信心和决心,也彰显了中国愿与世界各国加强合作,共同维护全球经济稳定发展的信心和决心。”银保监会副主席王兆星在论坛年会上表示,目前,各项开放措施正在陆续落地,市场、国际反应非常积极,多个国家和地区的金融机构表达了在华进一步发展和扩大投资的意愿,并已有多家外资金融机构提出准入申请。

王兆星表示,银保监会将持续放宽外资机构准入条件,允许境外金融机构投资入股中资银行、保险机构,以开放促进中国金融业改革。允许外资投资和设立各类非银行金融机构,丰富外资银行经营业务和经营业态,持续推进行政审批改革,改进外资营商环境。

他表示,要不断完善与开放水平相适应的监管方式和方法,确保开放稳妥有序。将进一步优化监管的规则,提高监管的有效性,坚持风险为本的监管理念,充分考虑包括外资机构在内的不同类型机构的业务特点和风险特征,不断建设更具有兼容性、针对性和有效性的监管规则体系,促进外资银行保险公司在华健康发展。

王兆星表示,将进一步优化外资金融机构的市场准入条件,按照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的原则,在有效防范风险的前提下持续优化外资银行和保险机构的准入条件,不断地扩大外资银行和保险机构的经营范围和空间。吸引更多具有专业特色和专业竞争优势的外资银行进入,进一步丰富我国的金融市场主体,不断改善金融供给。

而随着开放程度的不断加深,外资银行业、保险机构在华机构数量正在不断增长。

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也表示,下一步人民银行将不断深化金融业的改革开放,支持资本项目便利化的政策试点、跨境人民币支付清算等政策在北京落地。

永利皇宫的网站,截至2019年4月,共有来自54个国家和地区的215家外国银行在中国境内设立了41家外资银行法人机构,115家外资银行的分行和153家代表处,外资银行的营业机构已经达到982家。同时,共有来自16个国家和地区的境外保险机构在中国境内设立了59家外资保险机构和14家外资保险中介机构,下设分支机构达到1800多家。共有来自22个国家和地区的境外保险机构在中国境内设立了132家代表处。

值得注意的是,出席论坛年会的业内人士均表示,金融扩大开放,在引入更多外部竞争的同时,实际上也全面提升了中国金融业的发展水平。

王兆星认为,中国金融业对外开放带来的成果不仅使外资金融机构获益,也为国际金融业携手抗击全球金融危机、维护世界经济稳定做出了重要贡献。

中国建设银行行长刘桂平表示,“当年入世之初,大家都担心狼来了怎么办,但实践证明,中国的金融并没有因为对外开放而丢盔卸甲,反而在同强者的竞争中逐渐发展壮大。我们这一代金融从业者都亲身见证了这一历程。通过对外开放,中国银行业吸收全球先进的经验为我所用,实现了经营管理理念的更新,现代公司治理的确立,风险控制体系的完善,创新发展能力的增强和员工队伍素质的提升。”

在改革开放措施方面,2018年银保监会宣布了15条银行保险业开放措施。2019年5月1日,再次宣布12条新的对外开放措施,包括在内外资一致的原则基础上进一步放开外资银行、外资保险公司持有中国银行业金融机构以及保险机构的持股比例水平。

地方版金融开放政策纷纷落地

王兆星表示,我国银行保险业这一轮新的开放措施覆盖范围之广,力度之大,将进一步显著提升中国银行保险业的开放度和国际化程度,彰显了中国通过对外开放来促进金融业和实体经济高质量发展的信心和决心。

在开放整体推进的同时,多个地方也在推进“地方版”金融开放政策的落地。记者从论坛年会获悉,北京把金融业开放作为新一轮服务业高水平开放的重点,目前正在推动多个开放举措实质落地。

确保监管能力与对外开放水平的相适应

北京市市长陈吉宁表示,今年1月底,国务院批复同意北京继续开展和全面推进服务业扩大开放综合试点。北京把金融业开放作为新一轮服务业高水平开放的重点,正在实施的177项开放举措中,涉及金融业的有47项,占比超过1/4,涵盖资本账户开放、人民币国际化、外汇管理等方面。“我们希望通过对标国际的先进规则,提升开放型经济体制,积累一批可复制、可推广的经验做法,在全国金融业更高水平开放中立标杆、做示范。”他表示。

“在金融业不断扩大对外开放的同时,银保监会继续加强监管的制度建设、能力建设,不仅要确保把门开得开,开得大,而且也确保金融的安全稳定。”王兆星称。

与此同时,与会的监管层人士也表示将推动一些开放试点政策在北京这样的重点区域落地。

具体而言,一是进一步优化外资金融机构的市场准入条件,按照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的原则,有效防范。在有效防范风险的前提下持续优化外资银行和保险机构的准入条件,不断地扩大外资银行和保险机构的经营范围和空间。吸引更多具有专业特色和专业优质、专业竞争优势的外资银行进入,进一步丰富我国金融市场主体,不断改善我们的金融供给。

证监会副主席阎庆民表示,证监会也会积极支持和配合北京市服务业扩大开放综合试点,推动证券期货行业的双向开放战略在北京落地。除了核准瑞银证券作为全国首家外资控股证券公司之外,也将推进其他国际知名金融机构在京新设投资机构,并支持符合条件的证券基金金融机构“走出去”,逐步提高跨境金融服务的能力和国际竞争力。

“我们要进一步简政放权,最大限度减少行政审批,在审慎监管前提下,进一步减少外资机构的行政许可事项,将更多事前审批转变为事中事后监管;进一步优化行政许可程序,提升审批效率,提高透明度,不断提高外资金融机构经商的便利条件;进一步优化监管规则,提高监管有效性,坚持风险为本的监管理念,充分考虑包括外资机构在内的不同类型机构在业务特点和风险特征,不断建设更具有兼容性、针对性和有效性的监管规则体系,促进外资银行保险公司在华健康发展。”王兆星说。

易纲也表示,推动支持金融业发展和试点在金融街落地,推动外资、外汇政策在金融街先行先试,不断地吸引国际化元素,支持外资金融机构拓展业务,指导开展专业性的国际合作。

二是不断完善与开放水平相适应的监管方式和方法,确保开放稳妥有序。

实际上,除了北京之外,上海和广东等地也正在积极打造各自的地方金融开放样本。上海最近正争取在去年推荐三批开放项目的基础上,再向国家金融管理部门推荐第四批项目,并将探索先行跨境资金自由收付。《中国自由贸易试验区金融服务业对外开放指引》日前也正式发布,涉及14类金融类企业,梳理列明67项管理措施。

王兆星表示,金融业对外开放的过程也是金融监管从数量非审慎限制向质量和审慎制度的转变;从注重事前审批向注重事中、事后监管的转变。

门要“开”得大也要“关”得上

金融开放对监管提出了新的要求。王兆星称,在对外开放过程中,必须加强监管的制度建设。在减少机构准入数量限制的同时,进一步完善相关的审慎性监管,确保引入机构具有优秀的专业能力,良好的风控能力和充足的资本实力。“我们将结合我国实际情况,同时学习借鉴国际上成熟的监管实践,补齐监管制度短板,完善资本监管、行为监管和功能监管,确保监管能力与对外开放水平的相适应。”

金融高水平开放对金融风险防范提出了更大的挑战。与会的监管部门人士表示,要不断完善与开放水平相适应的监管方式和方法,确保开放稳妥有序。而与会的金融机构人士也表示,将全面地提升主动管理风险的能力。

王兆星表示,要不断提高我国开放和监管水平,在开放中维护金融的安全稳定。他说,“在金融业不断扩大对外开放的同时,银保监会继续加强监管的制度建设、能力建设,不仅要确保把门开得开,开得大,而且也确保金融的安全稳定。”

他特别指出,开放对监管提出了新的要求,在对外开放过程中,必须加强监管的制度建设。金融业对外开放的过程,实际上是金融监管从数量、非审慎监管向质量、审慎监管转变的过程,也是从注重事前审批向注重事中、事后监管转变的过程。在减少机构准入数量限制的同时,进一步完善相关的审慎性监管,以确保引入机构具有优秀的专业能力、良好的风控能力和充足的资本实力。他强调,银保监会将结合我国的实际情况,同时学习借鉴国际上成熟的监管实践,补齐监管制度短板,更好地完善资本监管、行为监管和功能监管,确保监管能力与对外开放水平的相适应。

刘桂平表示,金融业是经营风险的行业,其经营管理水平以风险管理能力为边界,在开放的市场环境下,金融业面临的风险更加复杂,防控风险的要求更高。要全面地提升主动管理风险的能力,不断强化底线思维,增强合规意识,筑牢风险控制的底板,确保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