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累计处分328家机构 银行间债市自律管理全面持续从严

十年累计处分328家机构 银行间债市自律管理持续从严

严监管常态化

新华社北京3月23日电 题:十年累计处分328家机构
银行间债市自律管理全面持续从严

记者近日从中国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获悉,10年来,交易商协会共对328家机构的违规行为进行了不同等级的自律处分,其中一些机构同时被暂停了一定期限的相关业务。

债市统一执法机制亟待建立

记者近日从中国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获悉,10年来,交易商协会共对328家机构的违规行为进行了不同等级的自律处分,其中一些机构同时被暂停了一定期限的相关业务。

受到自律处罚代价不菲

□本报记者 彭扬 林婷婷 实习记者 王凯文

受到自律处罚代价不菲

到今年4月,我国银行间债券市场的债务融资工具实施注册制将满10年。

当前,债市违约风险隐患不容忽视,强监管或成今年债市发展关键词之一。业内人士表示,除了严格的自律管理以外,债市监管需外部因素配合,比如在全市场构筑起覆盖面广、联动性强、顺畅高效的联合惩戒机制。另外,需加快建立良好的债券市场统一执法机制,将内幕交易、市场操纵、虚假信息披露等行为移交司法机关惩处,大幅提高发行人及相关中介机构的违规违法成本,维护债券市场的有效运行。

到今年4月,我国银行间债券市场的债务融资工具实施注册制将满10年。

交易商协会数据显示,10年来,债务融资工具市场共对328家机构的违规行为进行了自律处分,有34家机构在受到声誉罚的同时,被暂停了一定期限的相关业务。

风险暴露增多

交易商协会数据显示,10年来,债务融资工具市场共对328家机构的违规行为进行了自律处分,有34家机构在受到声誉罚的同时,被暂停了一定期限的相关业务。

“以业务资格暂停为例,看起来是暂停半年、一年就好了,之后还能恢复业务资格,但实际上不少机构只要超过一个月不能做某一项业务,就很难留住相关团队的人才、骨干了。”一位券商承销商人士表示。

自2008年4月中国人民银行发布《银行间债券市场非金融企业债务融资工具管理办法》以来,债务融资工具实施注册制已达10年,累计为3700多家实体企业提供了超过30万亿的资金支持。

“以业务资格暂停为例,看起来是暂停半年、一年就好了,之后还能恢复业务资格,但实际上不少机构只要超过一个月不能做某一项业务,就很难留住相关团队的人才、骨干了。”一位券商承销商人士表示。

有资管机构负责人透露,在投资信用债时,发行人的历史是否“清白”很重要,对于受到交易所或者银行间市场纪律处分的发行人,特别是因发行材料披露不完整、募集资金使用违规、重大事项披露不及时而受到较为严重处分的,在投资其发行的债券是都会慎之又慎。

但在这十年间,违反市场规则的行为也屡屡出现。中国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的数据显示,2008年以来,债务融资工具市场共对328家机构的违规行为进行了自律处分,处分措施涵盖诫勉谈话、通报批评、警告、严重警告、公开谴责等不同层级,34家机构在受到上述处分的同时,被暂停了一定期限的相关业务,即债务融资工具市场在一定期限内暂时向这些严重违规的机构“关闭”。

有资管机构负责人透露,在投资信用债时,发行人的历史是否“清白”很重要,对于受到交易所或者银行间市场纪律处分的发行人,特别是因发行材料披露不完整、募集资金使用违规、重大事项披露不及时而受到较为严重处分的,在投资其发行的债券是都会慎之又慎。

最近几年,主承销机构、信用增进机构、会计师事务所、律师事务所、评级公司,都有被自律处分的例子,其中不乏一些大行、大所,以及知名评级机构。

事实上,最近几年信用债券风险暴露有所增多。某资管机构负责人表示,对于受到交易所或银行间市场纪律处分的发行人,特别是因发行材料披露不完整、募集资金使用违规、重大事项披露不及时而受到较为严重处分的,其发行的债券,在投资时就会非常谨慎。

最近几年,主承销机构、信用增进机构、会计师事务所、律师事务所、评级公司,都有被自律处分的例子,其中不乏一些大行、大所,以及知名评级机构。

发行人8类违规被严查

上述资管机构的谨慎不无道理。作为信息披露的第一责任人,发行人成为受交易商协会自律处分次数最多的主体。数据显示,2008年以来的所有被处分机构中,发行人数量接近270家,占比超过8成。

发行人8类违规被严查

最近几年,诸如持有人会议召开违规、应急处置相关工作违规、兑付公告信息披露违规等情形开始出现,违约案例时有发生,信用风险暴露增多。对此,交易商协会不断完善自律规则,持续加强自律管理。

需建立债市统一执法机制

最近几年,诸如持有人会议召开违规、应急处置相关工作违规、兑付公告信息披露违规等情形开始出现,违约案例时有发生,信用风险暴露增多。对此,交易商协会不断完善自律规则,持续加强自律管理。

交易商协会相关人员表示,近年来,债务融资工具市场对发行人违规行为的关注重点涵盖了8大类别,具体包括:定期财务信息披露不合规;募集资金使用不合规;重大事项披露不合规;持有人会议召开违规;未建立应急管理预案或者应急处置工作不到位;注册发行文件信息披露不完整或重大遗漏;兑付公告信息披露违规;漠视市场规则、不配合自律管理机构业务调查。

无论是交易所债市,还是银行间债市,债市自律管理全面从严已成趋势。去年中国人民银行、证监会和原银监会、原保监会下发了《规范债券市场参与者债券交易业务的通知》,正式将规范债券市场参与者债券交易业务提上强监管日程。

交易商协会相关人员表示,近年来,债务融资工具市场对发行人违规行为的关注重点涵盖了8大类别,具体包括:定期财务信息披露不合规;募集资金使用不合规;重大事项披露不合规;持有人会议召开违规;未建立应急管理预案或者应急处置工作不到位;注册发行文件信息披露不完整或重大遗漏;兑付公告信息披露违规;漠视市场规则、不配合自律管理机构业务调查。

而对会计师事务所、律师事务所、评级机构、主承销商违规问题的关注和处分则主要集中在6大领域:信息披露督导不及时;未及时组织召开持有人会议;后续管理工作底稿不完整;工作开展中未进行深入调查以及必要核查;未严格按照相关准则和职业规范开展工作;未辅导发行人建立应急管理预案等。

大成律师事务所律师张刚表示,发行人在享受注册制发行便利的同时,必须履行信息披露义务,遵守银行间债券市场的相关法律法规和自律规则。当市场参与者的行为触碰市场合规底线时,自律管理的“大棒”便快速落下。

而对会计师事务所、律师事务所、评级机构、主承销商违规问题的关注和处分则主要集中在6大领域:信息披露督导不及时;未及时组织召开持有人会议;后续管理工作底稿不完整;工作开展中未进行深入调查以及必要核查;未严格按照相关准则和职业规范开展工作;未辅导发行人建立应急管理预案等。

自律管理将持续从严从紧

上海证券交易所和深圳证券交易所数据显示,2017年做出纪律处分的数量较2016年增加6成以上。在银行间债券市场,交易商协会数据显示,2015年以来共对170多家市场机构做出了自律处分,其中包括150多家发行人,自律处分的机构数量和发行人数量都超过了前7年的总和。

自律管理将持续从严从紧

近年来,银行间债券市场和交易所债券市场都加大了对违规行为的查处惩戒力度,积极营造自律管理的严肃氛围。

除严格的自律管理以外,业内人士称,还需要一些外部因素配合。具体来看,其中尤为关键的是如何通过与行政、刑事处罚的有效结合,来进一步提升自律处分的效力,如何在全市场构筑起覆盖面广、联动性强、顺畅高效的联合惩戒机制。

近年来,银行间债券市场和交易所债券市场都加大了对违规行为的查处惩戒力度,积极营造自律管理的严肃氛围。

在银行间债券市场,交易商协会数据显示,2015年以来共对170多家市场机构做出了自律处分,其中包括150多家发行人,自律处分的机构数量和发行人数量都超过了前7年的总和。债市自律管理全面从严已成为基本趋势,严监管将持续保持高压态势。

)“在公司信用类债券部际协调机制的积极推动下,这些工作取得了一些进展,达成了一定共识,但离市场的预期和市场的现实需求,还有一定的差距。”

在银行间债券市场,交易商协会数据显示,2015年以来共对170多家市场机构做出了自律处分,其中包括150多家发行人,自律处分的机构数量和发行人数量都超过了前7年的总和。债市自律管理全面从严已成为基本趋势,严监管将持续保持高压态势。

业内人士指出,当前市场环境下,构筑起更加严格、严肃的自律管理氛围还需要其他一些外部因素的配合。这其中尤为关键的是如何通过与行政、刑事处罚的有效结合,来进一步提升自律处分的效力,如何在全市场构筑起覆盖面广、联动性强、顺畅高效的联合惩戒机制。

同时,对于恶意违约的企业,仅通过自律管理层面的处分是远远不够的。上述人士称,应尽早建立债券市场的统一执法机制,实现自律管理手段与行政监管手段、司法手段的有效衔接,以进一步提升监管效力和威慑力。

业内人士指出,当前市场环境下,构筑起更加严格、严肃的自律管理氛围还需要其他一些外部因素的配合。这其中尤为关键的是如何通过与行政、刑事处罚的有效结合,来进一步提升自律处分的效力,如何在全市场构筑起覆盖面广、联动性强、顺畅高效的联合惩戒机制。

从司法手段来看,市场相关人士呼吁,要建立良好的债券市场统一执法机制,将内幕交易、市场操纵、虚假信息披露等涉嫌违反《证券法》规定的案件移交行政监管机构,由其运用行政处罚手段进行查处,将涉嫌违法犯罪案件移交司法机关,对违法案件进行审判,大幅提高发行人及相关中介机构的违法成本,才能真正对涉嫌违法犯罪机构及个人起到震慑的作用,维护债券市场的有效运行,保护债券投资者的合法权益。

严监管成常态

“未来债市严监管或将持续,尤其是对杠杆比率的要求。”华泰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李超表示,未来严监管主要会体现在资管新规上,新规可能包括对约束表外业务、多层嵌套、资金池运作、期限错配等的规则。在目前监管的环境下,部分机构可能会从自身风控视角,将标准执行得更严格。

值得注意的是,在监管从严正逐步常态化的同时也需明确,严监管与促开放是并行的。在债券市场的对外开放上,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日前发布了《银行间债券市场信用评级机构注册评价规则》、《非金融企业债务融资工具市场信用评级机构自律公约》及《非金融企业债务融资工具信用评级业务调查访谈工作规程》,为推动银行间债券市场对外开放,促进信用评级业务和银行间债券市场健康发展。

中国人民银行金融市场司副巡视员高飞表示,在今年整体开放的环境下,中国债券市场对外开放力度将加大。在衍生品方面,央行在制定相关的管理办法,允许债券、境外直接投资向下开展更多的金融和信用衍生品。在基础设施服务方面,央行会同有关基础设施机构,根据市场呼声,督促加强开发和完善,将一些细节障碍消除,让境外投资者能够更加便利的参与。在税收政策方面,央行和财税部门共同商讨和推动有关政策尽快发布、实施。

对外开放的过程也是债市自身建设的过程。高飞强调,“不仅仅是出于开放,也是出于市场本身加强建设的布局。比如,进一步完善招商,扩大投资者队伍。完善市场交易机制,也包括丰富利率和汇率的工具,强化相关的基础设施建设等,建立更加开放、包容,富有弹性的市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