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链接:   江西险企封杀邮储银行 南京大多险企手续费不超限
  江西险企揭竿而起 邮储银保“封杀令”升级   ⊙本报记者 黄蕾
  在持续五个月的博弈后,本报年初率先报道、震动全国保险市场的江西保险公司“封杀”邮储系统一事终于打破僵局、理性收场。江西保险业资深人士昨日向上海证券报独家透露称,自本月开始,江西宜春、南昌两地保险业对邮储系统的“封杀令”正式解除,邮政保险重新上架。
  今年3月,本报记者赴江西调查报道南昌、宜春两市邮政局及邮政储蓄银行因向保险公司索要高额手续费引来“封杀”的背后故事,在业内引起一阵热议。这是继全国保险工作会议定调“加大整顿银保市场”后,首度爆出保险公司联合抵制银行的消息。鉴于银保合作以来,保险公司长期处于弱势地位,外界一度质疑“封杀令”的约束力和持续性可能只是昙花一现。
  在遭“封杀”五个月后,当地邮储系统终获“解禁令”。就“封杀令”解除一事,本报昨晚从江西保监局有关人士处得到证实。据当地保险业人士介绍说,南昌、宜春两市保险行业协会已正式向当地保险公司下发文件,称自今年7月1日起,恢复与当地两地邮政局及邮政储蓄银行代理保险业务关系。恢复关系的背后,源于当地邮储系统内部的自省与修整。
  上述人士口中所提及的“修整”主要来自于江西省邮政公司近日内部下发的一份《关于切实规范代理保险业务发展的通知》文件。从记者看到的这份文件内容来看,江西邮政公司向辖内各市邮政局及邮储分行提出了四点要求,其中一条就是按照相关协议范本,尽快与保险公司重新签订相关代理协议,并提出加强自查、对不合规的做法坚决整改等要求。<<上一页12下一页>>

  
由于银保业务竞争激烈,部分保险公司,尤其是中小保险公司,迫于生存压力,同类产品手续费往往较同业多出几个点,自律公约自然被破坏了

  21世纪经济报道 赵萍

  ■本报见习记者 苏向杲

  核心提示:相关人士称,同一股东控股有竞争关系的保险公司不符规定,股权或需整合。

  近日,某保监局人士告诉《证券日报》记者,此前部分地方保险协会制定的银保自律公约,已经被各险企和银行抛诸脑后,自律公约形同虚设。此前牵头制定广东银保自律公约的广东保险协会相关人士告诉本报记者,目前对于银保自律公约的实施情况不清楚。

  8月3日,中国保监会网站披露,中邮人寿再下一城,获得宁夏回族自治区分公司筹建批文。而两个多月前,其刚刚获得安徽分公司的批筹通知。成立不过两年,中邮人寿就正式设立了8家省级分公司。

  而多位险企银保人士表示,对于银保自律公约“现在已经不提了”、“好像前几年有过”、“我们的销售区域没有自律公约”。某险企北京分公司银保部总经理表示,由于银保竞争激烈,部分保险公司,尤其是中小保险公司,图生存冲保费,同类产品手续费往往较同业多出几个点,自律公约自然被破坏了,“现在不提自律公约了”。

  据保监会统计,截至2011年6月30日,中邮人寿原保险保费收入为33.68亿元;其保费规模已经取代一家成立超过4年半的中资寿险公司,排在中资寿险公司的第13名。

  险企与银行难达共识

  然而,中邮人寿的同门兄弟,成立已经5年有余的中法人寿,却始终排在外资寿险公司的末尾几名。截至今年6月底,其原保险保费收入仅为3720.6万元。

  随着保险公司银保业务竞争加剧,以及银行和保险公司无法达成共识等原因,银保自律公约逐渐淡出保险业。

  两家公司同属中国邮政集团公司(下称“中国邮政”)门下,却是同门不同命。一家保险公司的高管称,同一股东控股两家具有竞争关系的保险公司,不符合保监会的相关规定,两家公司股权或需整合。

  2006年,由中国保险行业协会牵头制定的《银行、邮政代理保险业务自律公约》出台,中国人寿、中国人保、平安保险等60家保险公司签署自律公约。

  渠道创新还是垄断?

  中国保险行业协会当时指出,制定银保自律公约的目的是维护银行、邮政代理保险市场的正常秩序,制止保险公司与商业银行、邮政储汇局、信用社合作过程中的不正当市场竞争行为,防止商业贿赂,促进银行保险业务持续、健康发展,建立自我约束和相互监督机制。

  就在市场几乎要遗忘中法人寿这个名字时,比他晚出生两年多的“弟弟”——中邮人寿却独自获得保监会的重要政策扶持。

  上述总经理表示,自保险协会出台全国性的自律公约之后,由于竞争的加剧,多数险企和银行并没有将自律公约作为准绳。2009年之后,部分地方保险行业协会又重提银保自律公约,但由于银行与保险公司之间的利益博弈以及保险公司彼此之间意见的不统一,广东地方银保自律公约从动议到出台耗时两年多,出台后的公约也没有很强的约束力,所以被保险公司和银行“遗忘”了。

  7月底,保监会下发“通知”,批准中邮人寿在设立省级分公司后,可委托当地省邮政公司,通过所辖的市、县(区)邮政局,辅助中邮人寿在当地履行除核保、核赔、保单保全、资金运用、回访、稽核和投诉处理之外的非核心业务;同时,中邮人寿还可委托所在省邮政公司和邮政储蓄银行,在全省范围内销售保险产品。

  据记者统计,近年来北京、上海、广东、深圳等地陆续出台了银保自律公约,但保险公司和银行的履约情况却不尽人意。

  “监管机构单独为一家保险机构,发布这样涉及重要政策支持的通知还不多见。”一家寿险公司市场部总经理告诉记者。他认为,从市场发展的角度讲,这是保监会对中小保险公司的一种扶持,也为保险市场提供了渠道创新的机会。

  前述总经理称,银行与保险公司在手续费方面难以达成共识,保险公司给出的手续费低了,银行则另找其他保险公司;而保险公司,尤其是部分中小保险公司由于产品竞争优势不明显,也愿意给出比同业更高的手续费来扩大银保销售渠道。

永利皇宫的网站,  监管机构对于保险公司经营范围有严格的规定,通常情况下,保险公司只有开设了地市级分公司或称三级机构后,才可以在此范围内开展银保业务。“这次的规定明显超越了原来的规定。”上述人士称。

  小账与自律公约抵触

  今年以来,受银行大肆揽存和银保新政的影响,银保业务出现较大幅度的下滑,造成保险业整体业务规模增长放缓。

  另一家险企银保负责人郭先生表示,他们接到的今年监管重点有三方面,一是落实3号文,二是查小账,三是查客户信息的真实性。而其中提到“小账”则为多地银保自律公约所禁止。

  1-6月,全国实现保费收入8056.6亿元,同比增长13%。其中,财产险业务保费收入2359.6亿元,同比增长16.9%;人身险业务保费收入5697亿元,同比增长11.4%。

  郭先生表示,小账与大账相对,保险公司向银行支付的手续费就是面上的大账,小账则包括两种情况:第一种为保险公司给通过银保渠道购买保险产品的客户赠送的礼物,比如过节大礼包、食用油、小电器之类东西;第二种是保险公司给销售人员发的额外奖金,这种情况分为保险公司直接将钱打到销售人员的账户,或者通过银行再将钱打到销售人员的账户。

  虽然整个保险业仍有两位数字的增幅,但较之过往超过20%甚至30%以上的增长幅度,不可同日而语。一些主要依赖于银保渠道的中小保险公司更出现了负增长态势。于是,市场上渠道创新的呼声不断,而是次通知的下发,也被业界视为一次重要的渠道创新。

  郭先生表示,由于小账的存在,表面上大家都遵守自律公约,实则保险公司通过隐性支出来刺激保险销售人员的积极性,公约起不到实际的作用,已名存实亡。

  但市场亦有质疑之声。有保险公司人士认为,中邮人寿和邮政系统企业的上述合作方式涉嫌渠道垄断,若其余银行系保险公司与母公司亦如法炮制,不但现有银行保险市场的竞争格局将有大的改变,原本处于劣势地位的中小保险公司处境将更加艰难。

  此前监管机构明文规定严禁小账情况,并在《保险公司中介业务违法行为处罚办法》第十条规定:保险公司及其工作人员不得在账外暗中直接或者间接给予保险中介机构及其工作人员委托合同约定以外的利益。若发现将处5万元以上30万元以下的罚款;情节严重的,限制保险公司业务范围、责令停止接受新业务或者吊销业务许可证。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由中国保监会给予警告,并处1万元以上10万元以下的罚款;情节严重的,撤销任职资格或者从业资格,禁止有关责任人员一定期限直至终身进入保险业。

  但一位曾在银行工作过的银行保险人士却认为,出于商业利益的考虑,银行与有股权关系的保险公司合作一般不能完全满足其保险代理及中间业务收入的考核指标,需要和保险市场上更多的机构合作,才能保证其业务收入和整体效益。

  郭先生告诉记者,虽然有这一条规定,但查小账得有人举报,单从账面很难发现,但保险公司、银行销售人员、银行三方一般都不会举报,所以银保销售渠道存在小账不足为奇。

  与此同时,“银行系保险公司的出现虽然会让银行保险的竞争格局发生变化,但长久来看,市场机制和综合的利益最终会让市场达到一个平衡,哪个公司的产品、管理、销售、服务更有优势,哪个公司就会在市场上更有优势。”该人士续称。

  郭先生认为,小账存在也是迫不得已,“现在银行员工销售保险产品的一大问题就是对保险公司的产品没有兴趣,部分银行销售人员甚至对保险公司没有小账存有异议。此前我一直以为银行人员销售保险产品的阻力是培训不够、柜员年龄偏大等原因,但调查发现原来是保险公司没有小账引起不满。”

  “同门兄弟”境遇悬殊

  尽管目前多地银保自律公约名存实亡,但是依然有部分地方保险行业协会出台银保自律公约。如2013年年末,陕西省银行业、保险业就签署了《银行代理保险业务自律公约》,该省23家商业银行、24家人身保险公司、22家财产保险公司主管领导出席仪式并签约。同时,陕西省银行业协会与保险行业协会共同签署了贯彻《银行代理保险业务自律公约》合作备忘录。

  就在各家银行代理保险保费收入均出现不同程度负增长的同时,邮政储蓄银行却在今年上半年大卖保险,成为一枝独秀(参见本报7月5日刊登《邮储银行银保“大跃进”》)。

  但似乎只有中邮人寿享受到了这个股东带来的渠道优势。今年上半年,中邮人寿原保险保费收入33.68亿元,而中法人寿的保费收入却仅有3720万元,二者相差近百倍。

  公开资料显示,成立于2009年8月18日的中邮人寿,是由中国邮政与20个省(区、市)邮政公司共同发起设立的国有全国性寿险公司,总部位于北京,注册资本金5亿元,已拥有包括江西、四川、陕西、北京等在内的8家省级分公司,安徽、宁夏分公司已获批筹。

  中法人寿成立于2005年12月23日,由原国家邮政局(现为“中国邮政”)与法国最大寿险公司“法国国家人寿保险公司”(CNP)合资设立而成,总部亦在北京,注册资本金2亿元。

  中邮人寿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中邮人寿个人保险产品仅在邮储和邮储银行有销售,其他银行渠道以及个人代理均未销售。中法人寿官网显示,邮政渠道也是中法人寿的唯一营销渠道。

  记者通过分析2010年两家公司年报发现,中法人寿手续费率约为3.5%,中邮人寿手续费率约为3.6%(不包括团体保险),两者相差不大。

  采访中记者发现,有人甚至以为中邮人寿的前身即为中法人寿。一位曾经接待过CNP来华申请代表处的人士告诉记者,CNP是最早一批来华开设代表处的外资保险公司,也是法国邮政系统下设的人寿保险公司。刚进入中国,就锁定原国家邮政局作为其合资对象,其与中国邮政的合作既有相似的背景,又有很深的历史渊源。

  如今,两家同门兄弟,境遇为何相差如此悬殊?

  带着这个问题,8月2日,记者到访总部位于华彬大厦的中法人寿办公场所,表明来意后,该公司以负责媒体宣传的人不在为由拒绝了记者的拜访。

  8月3日,记者致电中法人寿总经理比肖普,他也是最早代表CNP来中国进行谈判并筹备合资公司的人,该人士以“此事较为敏感,需要与同事商议”为由,暂时没有接受记者的采访。

  按照保监会相关规定,“两个以上的保险公司受同一机构控制或者存在控制关系的,不得经营存在利益冲突或者竞争关系的同类保险业务,中国保监会另有规定的除外。”

  中邮人寿和中法人寿同属中国邮政控股之下,明显不符合保监会的相关规定,而曾经拥有寿险双牌照的几家公司都经历了股权的整合。因此,有保险业人士认为,这两家公司的股权亦有整合需要。

  (本报记者邓雄鹰对此文亦有贡献。)

欢迎发表评论  我要评论

相关文章